烈火浓烟中,消防员摘下了呼吸器面罩……

“一楼过火面积很大,更可怕的是浓烟已经到了三楼。”提起5月26日的灭火救援,1997年出生的消防员周敬博至今还对火场里的浓烟心有余悸。

5月26日上午10点,辽宁丹东东港市消防救援大队甲午大街救援站接到报警,向阳街36号一栋居民楼发生火灾。周敬博和另外15名消防员迅速赶到现场。

“这是一栋老旧小区的居民楼,我们到现场的时候,楼道里的烟尘都特别大。”甲午大街消防救援站的站长王强介绍。

丹东市消防救援支队供图

起火的居民楼空间狭小,给救火带来很大困难,更重要的是无法确定楼内居民是否全部疏散。16名消防指战员一边灭火,一边还要在楼内挨家挨户敲门,看是否还有人被困。

滚滚浓烟从楼门口冒出来,偶尔还会看见火苗。作为搜救组的一员,周敬博带好呼吸器面罩顶着浓烟进入火场,刚到楼门口,身影就消失在烟雾里。

一分钟、三分钟、五分钟,当人们再次在烟雾中看见周敬博时,他正背着一位老人往外冲。

把老人转移到安全地带,他又调头往回跑。这时一对夫妻扑过来,哭诉说卧病在床的父亲还困在起火的二楼房间里。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去,房间里明火还在燃烧,滚滚浓烟顺着窗户向外翻腾。

周敬博叫上战友张辉东,直接冲上二楼,在浓烟中摸进房间找到老人。周敬博和张辉东两人合力抬起老人,可刚抬出房门,老人就出现呼吸困难、昏厥的状况。

周敬博在面罩内深吸两口气,直接将自己的呼吸面罩摘了下来给老人戴上,大声呼喊着“呼吸!呼吸!”,又和战友奋力抬着老人冲下二楼烟雾封锁区,将老人平安送到楼下。

因为吸入过量烟尘,周敬博跪在地上剧烈呕吐咳嗽。这名1997年出生的消防员,经历过大大小小上百次火灾救援,但是火场中把呼吸面罩让给别人这还是第一次。

“按照规定,救火过程中呼吸面罩是不允许摘下的。但当天确实是情况特殊,逃生通道相对还是在可控范围内,所以才冒险把面罩让了出去。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。任何一个消防员面临类似的情况,都会这么做的。” 周敬博说。

来源:人民网